瀏覽歷史

目前位置: 首頁 > 提琴文章分享 > CREMONA的興盛與沒落 Part.1
CREMONA的興盛與沒落 Part.1
佳得提琴樂器 www.3bmusic.com 2014-03-05
 考慮到歐洲音樂與藝術的發展,從16世紀中的文藝復興時期到19世紀晚期的近代,我們不難發現一個明顯的轉變。提琴-文藝復興時期的產物,在巴洛克時期達到巔峰,一路流傳至今。儘管提琴的構造已趨近完美,但我們仍能觀察到,在不同的社會、經濟及文化脈絡下,提琴依舊會有微妙的變化,製琴師的工藝和材料選用的不同會逐漸對作品產生顯著的影響。

  一般認為在18世紀中期時,克里蒙納優良的製琴傳統,突然間就結束了,根據歷史,克里蒙納製琴工藝的沒落和Carlo Bergonzi逝世(1747)是同時發生的,大部分的文獻都會避免討論1747年之後提琴的變化,在仔細觀察Carlo Bergonzi之後克里蒙納作者和手邊充分的傳記式資料後,作者認為"逐漸沒落"比"突然結束"的說法更為合理。以1747年為這一連串沒落的起點,這裡將會概述克里蒙納製琴工藝的"Golden age"最後10-15年,以便我們能充分的瞭解克里蒙納製琴工藝的"Golden age"是如何結束的,我們將會發現克里蒙納晚期製琴工藝的沒落早在1747就已經可以看出端倪了。

  

儘管克里蒙納製琴工藝在18世紀初就已達到頂點(by Andera Amati),但Golden Era三位大師的逝世(Antonio Stradivari in 1737,Guarneri del Gesu in 1744 and Carlo Bergonzi in 1747),很難想像其後的作者該如何維持克里蒙納兩百多年歷史的製琴工藝。

  許多Hyronimus II Amati, Antonio Stradivari, 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u and Carlo Bergonzi晚期的作品並非完美,和Amati家族在1617世紀所製作的原型做比較,無論在外型和演奏上來說都略遜一籌,特別是Nicola Amati工作室的作品和Antonio Stradivari的傑作。至此我們可以說,這些微小的不完美,並不能避免這些大師晚期的作品,被視為和年輕時作品同等的、甚至是更好的,更別提這些大師們的晚期作品,在今日竟擁有比全盛時期作品更高的評價。

  更進一步的尋找衰退的來源,讓我們看看Antonio Stradivari工作室的最後一年間的作品,Antonio之子的作品FrancescoOmobono Stradivari,尤其是在他們傑出的父親過世後的作品,看來是本研究合適的切入點。

  當克里蒙納1737年失去了Antonio Stradivari這位大師時,其子FrancescoOmobono Stradivariu ,分別為66歲和58歲,他們把自己的青春都投注在協助Antonio1737年後,他們擁有就連貴族都會眼紅的巨額財富,但他們卻仍持續不懈的工作。明顯的,當時FrancescoOmobono並沒有任何壓力迫使他們必須工作,但他們或許是靠著顯赫的家族背景和優越的地位,透過提琴的買賣更進一步的累積他們的財富,卻沒有(或無法)精進作品的藝術價值。

  Antonio死後由FrancescoOmobono兩兄弟所製作的提琴非常的稀有,尤其是由Francesco所製作的作品,他們的工藝和材料(除了少數的例外),與他們父親鼎盛時期作品相較之下是退步的。Antonio晚期的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部份是FrancescoOmobono的優秀作品(即使在早期的作品中也可以發現他們的工藝),即便對於兩兄弟是否知道父親漆料的配方還有一些爭議,但他們並沒有費心在複製其準備過程或照著步驟來上漆到自己的作品上(有極少的例外)。

  1743年,最後一位Stradivari家族的製琴師Francesco過世,留在克里蒙納的製琴的只剩Guarneri del GesuCarlo BergonziBergonziGuarneri是同時期的作者,但很可惜的,由他本人親手製作的作品是少之又少,儘管他才能出眾,但他從未享受過像其他克里蒙納製琴精英家族的自主性。雖然Bergonzi1690年左右已經是一位製琴師,但最早貼Bergonzi本人標籤的提琴在1730年左右才出現,他的作品在他去世那年急速減少,Bergonzi最後一件作品(1744年或之前製),已經可以明顯的看出其子(Michele Angelo)跟父親相比之下,製琴工藝的退步。


克里蒙納的興盛與沒落  
Carlo逝世時,其子Michele Angelo25歲,他一個人揹負了延續克里蒙納傳統工藝的使命。但不幸地,他英年早逝,並且沒有指定的繼承人。在他父親死後的十年間,克里蒙納對新樂器的需求減少,義大利其他城市中同期的作者-Pietro Guarneri, Santo Serafin, G..B. Guadagnini, Camillo Camilli, Tommaso Balestrieri和一部份Gagliano家族的成員-展現出他們優於Michele Angelo的能力。零散的當地需求和較差的工藝技術讓克里蒙納的的製琴師相當煩惱,漸漸的克里蒙納製琴業就因此而沒落了。

  不可避免的,一個新的工藝標準慢慢成形,所謂晚期克里蒙納風格,指的是那些從1775-1880的克里蒙納製琴師的作品,基本上,此一時期的特色以簡化的、較不嚴謹的製作和使用不美觀但易乾的酒精漆(經常使用)為主,不同的顏色和結構,使得克里蒙納這時期的作品和過去的作品大異其趣,木材的品質比起從前也大幅下滑。也因此,這個時期的作者無論在工藝的表現、使用的漆料上都無法達到過去對於精緻的標準。無論如何,我們仍能從這些作品中看到義大利作品令人激賞的部份-個性、力量和優美。當時的市場,轉變了晚期克里蒙納作品的走向,因此作品水準的下滑兩者均難辭其咎,這鼓勵了我們來研究這些製琴師,欣賞他們並試著了解他們是如何替現代義大利製琴學校鋪路的。

  由A. StradivariAmatiGuarneri家族所製作的樂器,在Lorenzo Storioni(在Carlo Bergonzi之後,一個富創造力且可能是當時最有名望的克里蒙納製琴師)之前,逐漸的從克里蒙納消失。Paolo Stradivari(1708-1775Antonio Stradivari第二段婚姻的么子)1743年繼承了由其父親和兄長所製作的將近一百把樂器,1775年(Paolo Stradivari逝世那年),他將約莫十件作品,多數是Antonios晚年的作品(但包含名琴”Messia”和部分其兄長之作品),連同工作室的工具和製作方式,均售給Count Cozio di Salabue。儘管1775年後,Stradivari家族在克里蒙納結束了,但其工具和製作方式原本已租借給Bergonzi家族(1745-1758Stradivari家的房客),這些的工具和製作方式由Antonio II Stradivari1776年左右收回,並交給位於PiedmontCozio


就傳統的義大利製琴來說,只有透過學徒制的形式才能夠傳承下去,而師徒之間通常是父子的關係。每一位製琴師都會發展出一種獨特的風格和技術,儘管這些個人風格或技術是和師傅脫不了關係的,但他們也絕不會完全相同。
Zosimo Bergonzi(Michele Angelo的兄弟、NicolaCarlo II的父親),根據最近的發現,他的確是有製作提琴,但他是否有開設工作室(可能會影響他的兒子和Storioni),則還是無從得知。目前並無資料指出Storioni的父親也是一位製琴師,無論是StorioniN. Bergonzi我們都無法確認這點。

  \"\"
         可以肯定的是,
StorioniNicolaCarlo II Bergonzi有多一些機會接近Paolo Stradivari的提琴收藏,因此他們的作品可以被視為延續Stradivari工作室的傳統。Guarneri del Gesu,另一位相較之下顯得默默無聞的克里蒙納製琴大師,其作品中擁有能夠啟發年輕製琴師的特質,一部分的傑作,和CarloMichele Angelo Beronzi的樂器,較Stradivari的樂器來得更有機會留在克里蒙納,因此我們可以猜測,在他們早期的工作,StorioniNicola Bergonzi試圖在不同的影響之中找出他們自己的原則,但不幸地,沒有任何的準則可以讓其巴洛克時期的前輩,來保證其作品在藝術上的成就。

  
1760年代晚期和1770年代初期已可以看到Storioni作品的蹤跡,而Nicola Bergonzi和其弟Carlo II Bergonzi的作品,差不多在十年後才出現。Storioni,其後由學徒Giovanni Rota協助,可被視為樹立克里蒙納製琴業新典範的主要力量,相較之下,Bergonzis製琴家族,為一介在家族傳統和Storioni之間的保守派。

  

19世紀的轉折點,Storioni和最後一位Bergonzi家族成員相繼退出提琴製作的舞台,事實上,儘管NicolaCarlo II兩兄弟在1830年左右逝世,但從1790年代晚期以來,兩兄弟對當時的製琴工業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貢獻。這樣的狀態讓人聯想到當初克里蒙納的沒落,超過半個世紀的浮動,直到Giovanni Battista Ceruti的出現-為克里蒙納製琴業打開新紀元的先驅。[  ]


 
下一篇:CREMONA的興盛與沒落 Part.2
上一篇:克雷莫纳 小提琴的故乡
會員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會員評論
帳號 匿名會員
電子郵件地址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